小同人存放地。
【微博:@衣十三是个文盲】
感谢每一个赞、推荐和评论。

© 衣十三
Powered by LOFTER

[好兆头]地球上的最后一通电话

原作:好兆头

标签:小短篇,创伤/抚慰

简介:“如果克罗利扔掉的盆栽被亚茨拉斐尔捡走了。”(梗源自于阿琮和汤不热,来源见评论。用手机随便写写的有点内啥,故事不属于我)


***


亚茨拉斐尔按了三次门铃,仍然没有人应门。天使想到那些正在瑞兹酒店等着他的热气腾腾的蜂蜜司康饼,叹了口气,勉为其难地穿墙而过。


果不其然,他的老朋友正冲着一盆植物大吼大叫,完全忘了“上过锁的大门不会自动打开”的事实。在过去的两个月内,以上这个场景已经被亚茨拉斐尔撞见三次了。天使很快意识到,克罗利被植物惹怒的频率比自己预料中的多得多。为此,他穿墙而过的次数也比自己预料中的多——好在自从世界末日过去之后,...

[好兆头]收继婚

关键词:小妈梗圣经故事,第二人称,女体蛇

短介绍:耶稣在世的那些年,伊甸园之蛇顶着一具女人的身体都干了些什么。

*收继婚制:又称为转房婚,是指女性在丈夫死后嫁给夫家其他男性成员的行为、习俗或法律。


逾越节前六日,耶稣来到伯大尼,就是他叫拉撒路从死里复活之处。有人在那里给耶稣预备筵席。一个女人,一向过著罪恶的生活,以妓女为业。她听说耶稣在那人家里吃饭,就带了一个盛满名贵香油膏的瓶来,站在耶稣背后,挨著他的脚哭。她的眼泪滴湿了耶稣的脚,就用自己的头发擦乾,并用嘴亲吻,然后把油膏抹上。有一个门徒,就是那将要卖耶稣的加略人犹大,说:“何用这样的枉费呢?这香膏可以卖三百个银币,去周济许多...

[好兆头]六千年了,克鲁利第一次觉得做女人好难

原作:《好兆头》

简介:保姆🐍的场景(女体蛇),复健小段子


“该死的,天使。”安东尼·J·克鲁利,最初的诱惑者,伊甸园之蛇,顶着精心烫卷的红发,一对端庄的珍珠耳环,斜纹软呢的套装和配套的毛呢小帽,嘶嘶叫骂。六千年来,这条老蛇头第一次感到这般苦不堪言。他加重语气,重复道:“该死的,我可算知道你为什么把保姆这个差事让给我了,你和你们的人一样,全都狡猾、无耻、可——嘶——我嘶嘶活不下去了!”


“哦亲爱的,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天使——现在是园丁方济各了——笑眯眯地回答:“你看起来健康极了,并且非常美丽。只要我们顺利阻止世界末日,我完全确信你还可以再...

[摇滚莫扎特]音乐的选择

我又搞了大纲文。

衣十四:

原作:摇滚莫扎特

标签:大纲文,《伊丽莎白!》PARO,以‘音乐’代替‘死亡’。

简介:萨列里能看见‘音乐’,然而‘音乐’长着他仇敌的面孔。他们各自做出自己的选择。”——我不配做E人,这个故事也不E,虽然曲目都有对应,但是当AU来看也许会比较好。大纲文只是为了看个爽!


0.

这是一个经不起推敲的故事。它太荒谬,在历史荒唐的墨迹之间也无处安放。比起某种值得铭记的事迹,它更像是一场梦魇,一个癫狂者的狂想。在这个音乐早已无关紧要的世界里,我们很难说它是否还有存在的意义。但这的确是一个故事,它关于音乐,关于某一个选择。...


[摇滚莫扎特]我猜是因为苦涩

“Methinks ‘tis a Bitter Heart’s Work”


TAG:现代AU,维也纳男男打炮,莫萨,有萨/莫行为提及。


沙漠里
我看见一个生物,赤条条,像只畜牲,
蹲在地上,
手里捧着他的心,
在吃。

“好吃吗,朋友?” 我问,
“很苦——很苦,”他答;
“可我喜欢
因为它很苦,
因为它是我的心。”


 ********

莫扎特发现他手腕上的伤疤纯属偶然。


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,萨列里甚至从未想过隐瞒,但他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。凡是被莫扎特碰过的东西都会围绕着他加速旋转,仿佛他凡人的身体里承载着宇宙的某种引力。事情开始于他们之...

[DEH]康纳的证明题

原作:Dear Evan Hansen

简介:"康纳·墨菲决心证明自己是对的,所以他决定去死。”——突然想从康纳角度写点什么,就写了点儿。没怎么仔细想过,很仓促,有时间会修。

最近实在不太能应付(甚至不该摸鱼),很多评论和信息都没来得及回复,会找时间慢慢回的,不管之前的可爱女孩们能不能看到,总之很感谢!!



“致埃文·汉森,

看样子,今天并不是美妙的一天。接下来也并不会有美妙的一周,更不可能有美妙的一年,因为……为什么会有呢?

好吧,我知道了,因为还有佐伊。我把所有的希望都钉在佐伊身上了——在一个我不认识,也不认识我的人身上。也许只要我能跟...

我来Lofter上嚎了: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文手!!!!

气氛怎么这么妙的,是真正的梦中的景象了!!!!!(流泪)


这篇友情向拉郎的全文发在子博客上了,请戳:《维也纳等着你》


嗜骨旋律:

看完衣衣的莫扎特魅影同人《维也纳等着你》后涂了一张,莫在魅影地宫里弹奏管风琴的一幕。身处地宫依旧沐浴于光芒下的神才,和生于黑暗匿于黑暗的魅影。

[摇滚莫扎特]在无尽的白昼里

“太阳底下总有一处容得下人们相爱相亲。”


这篇是给可爱@咏华 的可爱莫萨本写的G文! 

标签:莫萨莫无差,现代AU,没有人三十五岁死


很高兴能受到咏华的邀请(还要感谢她的各种包容!),并且写一个十分快乐的故事,我希望它读起来甜蜜又坦荡。擅自模仿了马路老师的风格,虽然根本学不好(!!!),我先坦白了请不要打我。


****


“太阳底下总有一处容得下人们相爱相亲。”


I.


当沃尔夫冈在病房里彻底清醒过来的时候,日子已经过到平安夜了。他一大早就嚷嚷着要回家过节,把病房里闹了个鸡飞狗跳,还非吵着要让你去找一把轮椅来,好把他一路从病房推到...

与安东尼奥·萨列里的一段对话

2018.8.18:“——生日快乐!”


“嗯?能否占用我几分钟的时间?当然没有问题了。你有什么事情吗,孩子?不用担心打扰到我,这些乐谱无非是看上去比较吓人;乐师们大多都善于运用堆积如山的纸张,营造出一种凝重而肃穆的创作氛围,我也不例外。实际上我现在并不忙碌。这些年里,我用于作曲的时间已经很少了。与生前一样,我总有其他的工作。不过,哪怕在十八世纪的维也纳,我也并非时时刻刻都在谱曲——虽然我的确是一位音乐家。就连音乐家也必须花时间做些其他的事情,以维持生活的体面,不是吗?作曲只是我的一小部分工作。无论我乐意与否,我都必须教学生,安排宫廷琐事,和同事争斗,写无关紧要的信,挑选礼服、打

[FGO][萨莫]维也纳式直男打炮

分级:NC-17

配对:萨列里/莫扎特

简介:他们打了一炮。这没什么大不了的,真的。真正的直男怎么能不和直男打炮呢。

——莫扎特:“这是你想要的吗,萨列里?”

——萨列里:不想说话,Je suis victime de ma victoire


Anyways,其实直男打炮蛮严肃的。


********


《后宫诱逃》大获成功,莫扎特在维也纳初露头角。他刚刚摆脱沉闷的萨尔茨堡,又还没有来得及结婚,正揣着一股风光得意、恣意妄为的劲儿,仿佛坚信自己面前只有一条不断上升的光辉之路,得到什么都要挥霍什么,包括金币、光阴、欢笑和才华——莫扎特将它们源源不断地、一个不拉地全都从手里掷出去...

1/6